宵歌

自留地,个人向博客。
什么都发+日常推荐,不建议关注

主号@宵至月明,人平时不在,负责发文办事

职业联赛第七赛季,魏琛叼着支烟坐在蓝雨俱乐部瞅着小崽子们打拼,摆出一幅指点江山的架势,恶狠狠来了四个字,说干死微草。

孙哲平和张佳乐又讨论打法到深夜,关了显示屏第一狂剑被乐爷摁着上药,一套手操做下来,张佳乐捏一把手掌,就没见过腱鞘炎像你这好这么快的。

林敬言把刚买回来的夜宵递给方锐,老队长尽职尽责关爱副队,方锐笑嘻嘻地说等你退役了呼啸的江山就是我的啦,老林你可得多打几年。

四月的春天刚回暖,陶轩吆喝着嘉世队员们训练后一起下馆子,老板报销,一群人乐乐呵呵地簇拥着早已沧桑的小队长,饭馆里正重播职业联赛,H市的好市民们热血难耐想要干死霸图。


苏沐橙故意落下去买了支棒冰,从中间掰成两根的那种,抬手递给身边人,笑意盈盈。


苏沐秋还活着。


——————

愚人节快乐。

训练完了李轩跟着吴羽策握着两听饮料往回走。这么多年早就没脾气,李大队长无比自然地去扯拉环,发觉气有爆开的倾向只能小心翼翼生拉硬扯,跟磨蹭流一样,打得急人,快到宿舍了才喝上第一口。

然后他钻进吴羽策的宿舍把另一听饮料放桌上,坐下来,开半盏小灯,吴羽策把他的电脑打开,俩对着视频继续看复盘。

他们是货真价实的队友与对手。

饮料喝差不多了早扔在一边,然后吴羽策拿出本子,他们讨论记下来,如何搭档,如何配合,如何打鬼剑士,他们可能是联盟最能了解对方的一组搭档,同职业能把对方意图揣摩得清清楚楚。

差不多了李轩站起来,扇着领口,夏天深夜也有点热,他想说阿策你要不要去透个气,不过李大队长就是起来走走没有真要回房间休息的意思。

然后吴羽策也站起来,俩小伙子在这么小个空间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还是从荣耀战术一路多聊下去,聊着聊到最后不知怎的就缓和停滞下去,他俩就在白炽灯底下看着对方,李轩不知怎么想的,往前凑了那么一凑,吴羽策配合的一偏头。

半晌之后他们分开,吴羽策转过头去,李轩在原地有点发愣,这干嘛了,就算是大夏天的俩小伙子也不该…

完了吴羽策的声音传过来,说李轩你要回你自己的宿舍吗。

李轩想了想,他不想回。


后来其实什么也没发生,最多就是冰可乐的那点凉气彻底蒸腾掉然后俩人继续坐在电脑旁边把刚刚的视频看完。

然后吴羽策看着他祝他晚安,于是李轩就走了,也说晚安,阿策晚安,好像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不会影响到俩人之间的关系。

他想幸好吴羽策不反感,他想过转头就走,最后怎么着,嘿,那还不是就继续坐回去看视频,狭小的宿舍并排坐着,之间的距离最多十公分不到二十公分。

吴羽策也没说什么,他想幸好李轩不要走,要是走了还得了,事情搅和到再也说不通为止,他心情会变得复杂起来。

而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

明天还是冰可乐,晚风,复盘的笔记,而双鬼也要在虚空拼出一番新的格局。

存个11个gay和1个直男的狼人杀 林方ver.


方锐即将被投出局的时候紧紧张张连线林敬言,世邀赛刚结束,林敬言那边传来锅铲和菜油的声音,大概是退役以后搬进了自己的房子,温温和和提高点声音问方锐有什么事,再小点声方锐就是和不粘锅打电话了

方锐说林大大,我们关系是不是特别好,林敬言摸不着头脑,说是的方锐大大,方锐说林大大我有一事相求,林敬言一手拿手机一手拿锅铲,甚至腾不出手去推一下滑落的眼镜,他想了想说要不你等一下,我关一个煤气灶先?

方锐说不用不用,有点着急,连线时间快到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如果我要去和你住,你欢迎吗林大大

林敬言把火关了擦擦汗,有点迷茫,当然啊,就是刚搬完家有点乱,不过地方够,人在南京,但你不是还在苏黎世吗

方锐盯着那个连线倒计时,豁出去了,那林大大,我要和你在一起你愿意吗

林敬言推眼镜的手停顿了几秒,末了很配合地应和道,当然啊方锐大大,但是得等你也退役,那都是几年后的事情了,难不成你要我去兴欣做厨子吗

话音刚落连线嘟嘟嘟,众人神色诡异地打量着方锐和叶修,觉得卧槽这是真gay啊,原来是兴欣阻碍了某些人的姻缘吗

方锐屏息凝神,觉得自己这一轮肯定票不出去了,末了瞥一眼手机,林敬言发来的短信,问他这次是在跟谁玩游戏,开玩笑般问前搭档默契怎么样

方锐爆手速回信,回国就去南京找你。我要吃鸭血粉丝,你亲手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