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歌

歉毁球白星相关
三党长弧中。
谨慎关注,个人向博客,主看文。
主号@宵至月明,近战烟酒烟相关。

《记忆回收》授权与原梗搬运

【代发/白星】Forget-me

—本文为授权搬运,作者@Seeeeeep

—梗源乐正绫《记忆回收》,词作古洛已授权

—以下为原作的话

——————


*【刀片预警】【刀片预警】【刀片预警】

* 设定基本和原作相同

* 感谢小元宵提供思路和各种支持,以及开学快乐~☆

* 这大概是我(除了某次期末论文)写过的最长的东西…已经尽力了(捂脸),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总之写得非常开心,祝食用愉快 :-)


【一】

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

蓝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洒满了整个田野,开得纷繁又热闹。一个少年坐在花丛中读着书,长长的睫毛自然地垂下来,在脸上形成浅浅的阴影。他蓝紫色的头发在太阳下闪着光,和花海交相辉映。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少年抬起头来,冲着来人露出一个好看的笑:

“小白你迟到了哦。上次你提到的书今天我带来了,要不要一起看?”

薛白答应着在他身旁坐下,手上翻着书却总是心不在焉,视线最终还是落到了旁边的少年身上。

星辰……真好看啊,不管看多少次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

这些花也真好看,像坠入凡间的满天繁星,是和他的头发一样的颜色。

阳光明媚,微风和煦。指尖是书页微涩的触感,还能嗅到他衣服上淡淡的清香。这一切一定是真实的吧,薛白想,虽然美好得让人恍惚。


【二】

六点十五分。

薛白翻了个身按掉闹钟,一道白色的光线刺入眼帘。

什么啊,星辰又半夜偷看恐怖片不敢关灯睡觉了吗。薛白叹口气,揉揉眼睛看向旁边的床铺。那个床是空的,被子好好的放在床头,床单平平整整,就像从来都没有被使用过一样。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今天起得这么早啊,薛白一边想着一边走向洗漱间。

衣架上晾着的袜子少了一半,搭在架子上的毛巾少了一条,水池旁边也只剩下一个漱口杯,孤零零地摆在那里。

啊……是了。原来是这样,薛白想。

星辰昨天走了啊,我怎么给忘了呢。


【三】

还是那片花海,依然是晴朗的天空。那个少年坐在花与花之间,似乎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坐在那里就是一幅美丽的画面。

薛白默默地走到少年身旁坐下,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开口打破了沉默:

“超能力分数没我高这种事,不用那么在意啦……”

“……”

另一个人没有回应。

半晌,少年又说:

“身高这种事也没必要……”

话音未落,薛白就扑了过来,少年顺势躺倒在花丛中微笑着看着他,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薛白终于有些恼了:

“都说了不许读心…以后不准读我的心!”

“不要。”

少年迅速回答道。

“……下次不陪你看恐怖片了!”

薛白不甘心地拿出筹码。

少年眨眨眼看着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不为所动。

薛白有些泄气:

“我生气了哦。”

“你没有。”

“……都说了不许读心!”

“不读心我也知道。”

“……”

薛白看着眼前人洋溢着生气的笑脸,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刺眼。


【四】

九点半。

下课了。薛白趴在课桌上,看着旁边的过道里人来人往,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几天前星辰说过的话。

那时星辰正在整理衣物,自己则坐在床边看着他忙前忙后。

他认真做事的样子真可爱啊。

星辰把衣服一件一件地叠好,再按顺序放进衣柜里:

“小白,你听过勿忘我的故事吗?”

不等薛白回答,他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即使逝去也不愿被遗忘,是人之常情。但是,永远铭刻于心就意味着永远无法解脱,会让对方痛苦吧。”

星辰关上衣柜,转过身看着薛白:

“小白,如果是我,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我希望你能忘记我。”

他顿了顿,继续说:

“小雪出事以后你就一直很消沉,我不希望你更难过。……”

这时,耳边传来的动静打断了薛白的思绪,好像是素素和雅温:

“……李星辰的作业本不知道为什么还在我这里,要不然交给薛白吧?”

“他最近情绪不对劲,还是先不要……”

“可是……”

薛白没兴趣继续听下去,他转了一下脑袋,把脸埋进臂弯。

就是说啊,你留下的印迹,哪里会那么容易消失不见。


【五】

花似乎比之前少了一些,但数不清花朵仍然像火焰一般,把整片田野都燃烧成耀眼的蓝紫色。

繁星般的花们热烈地开着,少年坐在中间望着花出神。

忽然,一双手覆到他的眼睛上,身后有人在他耳边轻笑。

少年伸手抓住来人的手腕,先一步开了口:

“小白,你猜这是什么花?”

薛白放下手,顺势用胳膊环住他:

“不知道。”

少年便也很自然地靠在薛白身上,继续说:

“这是星辰花哦,和我的名字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

忽然,薛白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真好看。”

少年轻轻笑了,没有接他的话:

“它还有一个更常见的名字,叫勿忘我。这样小小的花朵,承载了多少人的怀念……”

薛白盯着那些花,愣了一会,依然是重复那句话:

“真好看啊。”

田野上,蓝紫色的小小花朵开得纷繁热烈,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仿佛有谁不慎打翻了银河,把星星洒了遍地。

远处,近处,都是一望无际的蓝紫色。

的确,真好看啊。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些花和身边的少年,明明都很近却又好像很远。

恍惚中,薛白默默收紧了手臂。


【六】

十二点整。

午饭时间,薛白照例在食堂点了一份炸酱面。

每天都吃这个,有多久了呢。

以前星辰最喜欢的就是炸酱面,好像刚到这里的时候他还吐槽过这面不如学校旁边那家店的好吃。

明明吃起来都差不多嘛,薛白一边把面拌起来一边想。

星辰离开有多久了?应该已经很久了吧,可还是好不习惯。自己的书上总能找到他的笔迹,昨天还从换洗的衣服堆里翻出了他的短袖。

教室,宿舍,走廊,餐厅,到处都有他的影子。

不过,回想起以前的事总觉得已经有些模糊,果然是过去很久了啊。

这样说来,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也不知不觉养成了许多新的习惯,比如独来独往,比如开着灯睡觉,比如深夜看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片,比如吃炸酱面。

薛白叹一口气,夹起一筷子面尝了一口。

唔,怎么回事。今天的面好像有点咸。


【七】

还是那片开满花的田野,两个少年在花丛中追逐打闹。

天空晴朗,阳光明媚,奔跑的少年给这画面平添了许多活力。

薛白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他望向自己身边的少年,看着他奔跑,欢笑,尽情绽放生命的活力。

是啊,薛白想,他就活生生的在这里,在我的身边。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忽地,薛白心中涌起一股冲动,他想离那个人再近一点,更近一点,他加快了步伐,将少年拥入怀中。

于是,两个人又靠在了一起,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喘息声。

现在真的是很近很近了,薛白暗想,甚至感受得到他的体温和心跳。可到底为什么,我还是看不清他的脸,也听不到他的声音?薛白有些慌乱,想要呼唤少年的名字,却发现自己连他的名字也不记得。

他是谁?

不会搞错的,薛白告诉自己。

他是我的光,我活下去的信念,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我深爱着的人。

我不能失去他。

薛白赌气似的紧紧抱着那个人,感觉眼眶有些酸酸的。

他无意中看向四周,蓝紫色的花更少了。


【八】

三点四十。

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薛白照例找了个角落坐下,默默看着其他同学三五成群。

最近自己好像忘了很多事,或者说,之前的记忆里似乎出现了大段空白。如果都不记得到底忘记了什么,还算不算是遗忘呢……

“……白?薛白?”

一只手在薛白面前晃了晃,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李静,之前因为一些事和她有过交集,但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

李静看起来有些担心:

“你这段时间一直状态不太好,不说话也不参加集体活动……没关系吧?”

啊……自己看起来很不对劲吗,可是好像也和之前没什么差别啊,薛白这样想着,还是摇摇头谢过她的好意。

李静犹豫了一下,接着说:

“宋琳出事的时候我也难过了好久,可是事已至此总要努力接受。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星辰也不会希望看到你一直这个样子……”

猛然听到那两个字,薛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

星辰,好熟悉的名字。

可是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

李静看他脸色不对赶忙换了话题,可惜后面的话薛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我果然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啊,薛白想。

可是,那到底是什么呢。


【九】

还是那片辽阔的田野,不过似乎已经过了花开的时节,小小的花只剩寥寥数朵,再也看不到曾经那样的蓝紫色。

那个少年还像之前一样坐在那里,仿佛不曾到来也不会离开。

薛白径直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他,不去看少年的神情也不理会他的寒暄。

他像是预感到什么一般,就那样紧紧抱着他,死死抓着他的衣服,近乎机械地恳求他不要走。

少年温顺地被他抱着,安静地听着他语无伦次的哀求,一句话都没有说。良久,他抬起手摸摸薛白的头发,无奈地轻轻笑了。

繁星失色,花叶凋零。的确,是离别的时间了。


【十】

十点半。

薛白回到宿舍,并没有开灯。他靠在门上,闭着眼想象那个人还在。

是的,曾经有那样一个人,他陪着我度过了那么多时光,他是我最重要的回忆。可是,哈,现在我却连他的样子都不记得了。

“小白,宿舍太黑了,快点把灯打开!”

如果他在,应该会这样说吧。

房间里真是安静,甚至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薛白靠着那扇门,感觉自己正在被什么东西侵蚀,一寸一寸地,体无完肤。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动了一下,然后抬手打开灯,走进房间。

大概有多久了呢——应该是从他离开的那天开始吧,薛白每天都控制着自己的梦境,希望能以这样的方式留住他。可不知为什么,那些回忆就像手中的沙,明明拼命攥紧了双手,却还是从指间流失不见。

到底要我怎么办啊,我不能再次失去你……薛白茫然地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感到有些绝望。

他蜷缩在那张不属于他的床上,把那个人留下的衣服死死捂在胸口,直到沉沉睡去。


【十一】

阳光依然明媚,天空依旧晴朗,曾经的花海却已经消失不见。

田野上已是一片荒芜,蓝紫的花只剩少年别在胸前的一束。

少年真好看啊,仿佛整个人都闪着夺目的光。

他朝着这边挥手,自顾自地说着一些各自珍重的话。他微笑着说再见,又挥挥手,便转身离去。

什么啊,这样就走了吗——薛白呼喊着,拼命地奔跑,却怎么也追不上那个人的脚步。

这边——和那边,已经是两个世界了啊。

不知奔跑了多久,精疲力竭的薛白终于跌坐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一片荒芜之中。


【十二】

很久很久以后,薛白终于离开了那个地方。明明只是短短几个月,却漫长到让人觉得仿佛过完了一生。

他久违地抬头看着真实的天空,那天天空晴朗,阳光明媚,就像梦里一样。


——————

原梗概述:少女的恋人逝去了,为了让少女不再痛苦,决定带走她关于他的全部记忆。晚上他们在梦中回忆共度的时光,醒来后少女失去这部分记忆。少女并不愿遗忘,最终却仍再也回想不起少年,如是继续她的人生。

授权与原梗转载见首页。

【白星/HP双鹰】清水如泉(01)

HPpa,平平淡淡的魔法世界。双鹰院校内恋爱。

幼驯染以及大量私设,还有白星带妹妹现场。

清水如泉,汇入生命中的每刻。

感谢阅读☆

——————


薛白五岁时第一次见到星辰。邻居一家人都是闪着星光的耀眼紫发,夫妻俩带着不大的小男孩住进了隔壁的庭院。女人应该知道旁边是家巫师,施法托着叮铃咣啷的各式魔法用具往屋里走。男人则站在原地施咒,不知道从哪搬运出一堆堆的书籍,几乎要掩过站在一旁的小男孩。他们又从施了无痕延伸咒的行李里掏出大大小小的家具,举起魔杖开始对房子进行整修。这一家子的魔力不会弱,很可能还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巫师,在权威的巫师期刊上才刚刚崭露头角。彼时薛白趴在自家花园里望着对面敲敲打打,内心悄悄地给未来的邻居下了定义。

新居的装修持续了几天,白父白母带着薛白去拜访新邻居。庭院比起前几日薛白在花园里所看到的已变了风格。薛白拎着母亲烤的小饼干,白父白母随意交谈了几句,叩响了邻居家的门。怎么看都是热爱学术的优秀学者跑来这里潜心研究课题,房子打理严谨得不留一丝瑕疵。不知道日后会不会经常听到因各种意外产生的爆炸声。

房门开了,薛白一家走进这栋施了延伸咒的建筑,墙角有淡淡的紫色光芒闪烁。


他们很快就和邻居一家熟络起来,薛白与这家同龄玩伴的相处时间也越来越长。拜访,做小蛋糕,酿醋栗酒,摘果子,在花园里漫无边际地行走,同读一本读物,借宿。双方家长也欣于两家的孩子关系如此融洽,常常是一方住进另一方的家里,两位监护人代管两个孩子,压力骤降一半。于是在薛白与星辰形影不离的第三个月,白父白母确信自己的时间充裕,满怀欣慰地要了第二个孩子。

他们六岁时小雪出生了,一时间薛白的日常学习清单从晒床单变成了洗尿布。白母表示要留给大儿子锻炼的机会,于是白父点头同意并默默收起了魔杖。星辰被父母叫回身边开始研读各式各样的魔法书籍,不过时不时会来白家看看小雪,试图学着一起照顾他们的小妹妹。薛白努力赶在星辰来之前处理掉所有的床单和衣物,好留出两人一起阅读的时间,并且力争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窘境。

当然双方家长也没打算管得太严,很快两人又一起躺在了花园里,看着他们的小妹妹一点点长大,手边读懂的书越来越多,并且拥有能够让花草窜生的魔力。薛白先前还拿着玩具魔杖变泡泡让小雪开心,后脚就和星辰一起带着她在庭院里追逐玩闹,两人最先顾及的还是小雪的安全。不知不觉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当年的两个小豆丁虽仍稚嫩,终究到了可以迈上霍格沃茨列车的年龄。两家人一起来到了对角巷,敲开那块砖进入拥挤喧闹的魔法街。

小雪有着活泼开朗的性子,分明只有星辰刚搬来时那么大,却雀跃欢呼得不像她的两个哥哥。薛白知道他妹妹明丽的脸庞上是敏锐和早慧,放心地和星辰在后面跟着,身后四个大人谈论着过往的逸事见闻,讨论一会要去哪里喝一杯。小雪兴奋地在前面奔走,他们在摩金夫人长袍店、丽痕书店、奥利凡德魔杖之间进进出出,按照新生的必备品名单买齐了大部分用品。然后几人走进了咿拉猫头鹰商店,最终薛白拎着一只雪枭、星辰拎着一只褐枭结束了临行前的采购。

“记得常常写信回来。”白母说道,然后话题又转向了今日的晚餐和住宿问题。几位大人显然把这当作了一次旅行,打算在薛白和星辰入学后带着小雪在伦敦好好玩一通,似乎想不到两个儿子曾有过暑假一同游玩的机会。不过两人早已无奈地习惯了家长的脱线,只会把不同的旅行安排在花园里谈论着放入他们未来将共有的暑期之中。

享受了勉强称得上的半天羁旅生活后,薛白与星辰一人拖着一个不小的箱子,站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内和父母以及小妹妹道别。

小雪本来还挺开心,但随着火车的轰鸣声不断作响,嘈杂的人声交织,到处都有着议论与告别声,薛白与星辰两人即将转身登上火车,忽得哭出声来,抽噎着喊道:“哥哥和星辰哥是不是要私奔了……”

薛白半蹲下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哄自己的妹妹。

白母没能忍住笑,揽住小雪又拍拍薛白的肩膀:“放心,你两个哥哥暑假就会回来看你的。你们两个赶紧上车去,别误了时间。”

火车门终究缓缓地关闭了,景色随着移动变迁,薛白靠着窗户看外面,忽得意识到生活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星辰坐在对面一直盯着车门,此时终于移开了视线,对于父母的温情与妹妹的活力仍有留念。

薛白拈了拈手里的魔杖,无论如何,接下来就是全新的生活了。

霍格沃茨,教育的殿堂,所有少年巫师神往的圣地。


——————

原谅我把五六岁的小孩写得这么成熟(x

【代发/白星】白雪星的小剧场

感谢同好Se..ep的授权!以下是搬运内容!

(带小雪玩的都是刀子警告)


——————

没有回忆杀就自己搞回忆杀!奥利给!


(几个小朋友在一起玩)

(小小白一个人站在一边,有些落寞)

(一双小脚走过去)

星:(温和地笑)“你是一个人吗?要不要和我一起玩吖”

(小小白呆呆地看着小星辰,张张嘴却没说出话)

星:“我叫李·浩瀚·星辰,你叫什么呀?”

白:(震惊加迷惑)“浩,浩瀚、星辰???”


(旁白)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小小白和小星辰追逐打闹)

他的到来

(小星辰膝盖受伤大哭,小小白帮忙消毒 ‘没事啦…’)

就像一颗流星,

(一个作文本,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文字:‘我的朋友 // 我的朋友有大大的眼睛,软软的头发,长长的睫毛,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刹那间点亮了我的生活。


(小小白和小星辰吃着冰棍靠在一起,笑得很开心)

(星辰背着书包,推开门)

小雪:(扑到星辰身上)“星辰哥来啦!”

(小雪拉着星辰问东问西‘我的新发型是不是很好看!’‘新出的惊悚片星辰哥看了嘛’‘我们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店,他家炸酱面很好吃哦’‘笨蛋哥哥又偷吃我的零食’...两个人聊得很开心)

白:(有些无奈)“好啦,小雪先去一边玩,哥哥们要写作业啦”

([Q版]小雪抱着星辰不放)

(小白看着他们,无奈地笑)

(旁白)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受女孩子欢迎啊。


虽然只比我大三个多月,

(星辰拿着一个笔盒,‘又忘记带文具了啊,还好我这里有备用的’)

但他真的像哥哥一样

(星辰敲小白脑壳:‘怎么回事!连作业也不好好记!’)

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照顾着我。

(小白桌子上贴着一张便签,工整的文字写着‘明天检查背诵,记得背课文’)

(星辰有些担心的看着小白:‘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

不过,因为这个家伙胆子小得很,

([Q版]星辰被大狗追着跑,一边哭一边大喊‘小——白——’)

倒是常常由我来保护他。

((看恐怖片)星辰瑟瑟发抖抱紧小白,小白一脸无奈,内心OS‘都这样了还看’)


(星辰背对画面,一个女生有些害羞地要说什么)

(小白一把拉过星辰)

白:(面无表情)“该走了,再晚些又得排队了”

(小白拉着星辰就走,星辰回头有些尴尬地对女生笑了笑)


(星辰的书包里又掉出好几封粉红色的信,小白二话不说塞进垃圾桶)

——他果然也离不开我嘛。


([Q版]你的小雪突然出现)

小雪:(一脸八卦地小声说)“哥哥你是不是在和星辰哥交往啊”

白:(喷水)“噗——”

(正在书架旁找东西的星辰有些疑惑地看过来)

白:(震惊+难以描述)“哈???”

小雪:“没关系的哥,虽然我也喜欢星辰哥但是我不会跟你抢的~”

白:“不是,这什么…”

(小雪摇摇头:‘真是不坦率啊’,然后蹦蹦跳跳跑去找星辰)

白:“……”

(小白叹口气,看着远处的两人,温和轻笑)

我的星,

(星辰侧脸特写)

我的光,

(小雪侧脸特写)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